您現在正在瀏覽: 首頁 » 校園原創

校園原創:

魏可鎂院士成長曆程的啓迪

發佈日期: 2018-10-18    作者: 本站編輯    閲讀:

   1997年12月3日,福州大學召開隆重的大會,慶賀魏可鎂教授當選為中國工程院院士。大會一開始,在向魏可鎂敬獻花籃的同時,也向我獻同樣的花籃,把我視為發現和培養千里馬的“伯樂”,安排在大會上發言。
  魏可鎂是我校物理化學專業1965屆畢業生,我教過該班的 《X射線晶體結構分析》 課。他畢業後,留校任政治輔導員。文革後期的“清理階級隊伍”期間,他與我同住一個房間,慢慢就熟悉起來。60年代末,全校大辦工廠期間,我在化學化工系主持籌建多晶硅和單晶硅廠。我發現他動手能力較強,在他的要求下,我找當時的總支副書記曹汝楠,把他調來同我一起辦廠,被安排在冷凍工段。
  當時,我們採用浙江大學首先開發的硅烷法來提純多晶硅。工藝流程基本照搬他們的,惟獨實現低温的手段有所不同。浙江大學用乾冰作冷凍劑,我們這裏買不到,便決定自己動手安裝一條能實現負80度低温的生產線。我們一起將校內外幾台久置不用的氟氯烷壓縮機搬來,在工人師傅幫助下,自己拆卸改裝,居然把一條冷凍生產線裝起來,促成了超純多晶硅的投產。在一年多的共事中,我發現魏可鎂苦幹精神很突出,而且肯鑽研。
  上世紀70年代初,全國化學界和生物學界部分老專家聯合發起組織“化學模擬生物固氮”協作研究,第一次協作會在長春召開,會議邀請我校盧嘉錫教授參加。當時盧先生找到我,希望我陪同他前往。我因有急事需要處理無法離開,就把魏可鎂帶到盧先生家,推薦他陪同盧先生去長春,魏可鎂也就成了這一全國協作項目的參加者。
  回校後,他便與我商量,動手開展液相絡合催化的研究。搞了將近一年,對固氮研究領域逐步有
所熟悉,不過實際成效不顯著。
  過了一年,第二次全國固氮協作會在廈門召開,我與魏可鎂都去參加。那次會上,學術上的熱門話題,是一種被稱為EDA(電子授受絡合物)的催化劑。會上介紹,國外有人提出,再過七八年,現有的合成氨廠的催化劑就將被EDA所取代,從而實現温和條件(即較低的温度和壓力)下合成氨。在參加會議過程中,他曾對我説:“黃老師,我們是不是也轉去搞EDA?”我説:“我懷疑那個結論,而且要搞EDA,我們基礎薄弱,設備條件差,怎麼也搞不過參加會議的幾所有名的大學和研究所,我們應當揚長避短,發揮化學化工系理工結合的特色和優勢。參加另一個與實際更為結合的 ‘複合催化劑’ 課題”。他和其他幾位均同意我的意見。回來後,我們立即組織部分化學化工系的老師,着手開展研究。
  那期間,碰上全省合成氨廠催化劑供不應求,省化工廳辦了一家台江化工原料廠,準備按南京化工研究院研製的配方生產合成氨催化劑。設備搞起來了,但所用的原料鐵砂需從湖北或安徽調運,由於運輸緊張,無法投產。我們商定,把在省內尋找優質鐵砂,並用它煉出優質的合成氨催化劑,作為入門的研究課題,以解省化工廳燃眉之急。也算運氣好,第一炮很快就打響,沒過多久,就找到了晉江圍頭鐵砂,並煉出了優質催化劑。過了一兩年,第三次全國固氮協作會上,我們所參加的“複合催化劑”組由上次會議的冷門課題變成了會議的熱門課題。
  後來,我們又一起參加了在廬山召開的第四次會議。由於路子走對了,步子邁得紮實,越搞越有生氣,得獎項目接踵而至,經費也不成問題,進入了良性循環,為以後的研究工作打下堅實的基礎。
在研究初期將近10年的過程中,魏可鎂經常同我商量、研究,他一般都尊重我的意見。我放手讓他獨立承擔,從旁給予指點和扶持。作為化學化工系系主任,我在人員和經費上幫助爭取,給予保證,在思想和精神上給予鼓勵,幫他們解除輿論壓力。我常常鼓勵他們:“作為催化劑研究機構,我們不如南京化工研究院,不如廈大,這是事實。但也不必自暴自棄,任何事物都有由小變大、由弱變強的過程,只要方向對頭,就會逐步轉變。如果我們能發揮理工結合的特色,堅持苦幹下去,完全有可能在某一方面做出較大的成就,甚至在某一點上超過他們。”二十多年的實踐,證實了當時的看法。
  回顧魏可鎂院士的成長曆程,我們應該得到什麼啓迪呢?首先是教學與科研要緊密結合,從事科學研究是提高師資水平的重要途徑,作為一所理工大學,福大應朝着成為教學、科研兩個中心的方向努力。其次,研究方向至關重要,科研與生產實際緊密聯繫,課題從實踐中來,成果又應用到實際中去,使研究工作生機勃勃,充滿活力,要讓這其中的每個人都發揮所長。此外,強烈的事業心和拼搏精神,是取得成就的決定因素,在工作中奮發圖強、不畏艱難、自力更生;在科學研究中虛心學習別人經驗,敢於突破框框,不受既有結論所束縛。團結合作是取得成績的根本保障,一個人的成績離不開團隊的齊心協力。
  魏可鎂院士的成長植根於福大這片沃土,他的成就使福大人增強了信心,他的勇於奉獻和對於科學研究鍥而不捨的努力依然是當下福州大學中青年教師成長的榜樣和努力的方向。
  (黃金陵:結構化學家與教育家,盧嘉錫教授科研助手,1984—1992年任福州大學校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