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正在瀏覽: 首頁 » 校園觀察

校園觀察:

探班 “ 毒牙” ”

發佈日期: 2018-07-04    作者: 本站編輯    閲讀:

     在 《機器人爭霸》 的競技舞台上,他們是默契的團隊,出色的操盤手,紅極一時的校園牛人。但在各隊員看來,他們只有一個最純粹的身份——“毒牙”背後的工程師。作為參賽成員,機器人爭霸奪冠是他們的目標。但作為專業的青年機械工程師,引領機器人競技文化,將新青年工程師文化精神傳遞給更多人,才是他們參賽真正的價值所在。
  從歷史來看,機器人格鬥以一種地下競技的形式,已經存在了幾十年,風靡歐美。而在中國,2016年才首次出現了職業的機器人格鬥聯賽。如今,機器人格鬥從一個被定義為小眾圈層的競技形式正逐步走進大眾視野。
  早在該節目的發佈會上,節目總監製陳偉就表明:“一大批成熟的中國機械師正在迅速崛起,他們渴望着與世界強手對抗的機會”。而“毒牙”戰隊無疑將成為未來中國機械師的優秀青年代表,向世界證明了中國新青年的力量。
  機器人格鬥的勝利取決於兩個因素,一個是機器人本身的設計和質量,一個是操作者的頭腦。也正得益於“毒牙”戰隊出色的專業實力與高超的現場應變力,才有了前文所述的那場無人機精彩絕倫的反擊之戰。“在場上比拼的過程中不僅要了解自己的優劣勢,更要發現對手的弱點,通過現場操縱以及後期調整來不斷取得進步,最終贏得勝利。”隊長朱志勁談到。
  勇於嘗試——發現問題——解決問題——繼續嘗試,以解決問題為目標導向,這其實就是以“毒牙”戰隊的同學們所代表的新青年工程師文化。比起時下流行於年輕羣體中的“喪文化”,在對毒牙戰隊的持續關注中,我們更能聽到來自福大學子激情的聲音。“酷!好燃!”“帥氣,真刺激!”這無疑以一種積極正能量的方式,在高校再掀一股動手實踐,勇於創新的新熱潮。
  當機器人格鬥與娛樂產業碰撞,我們該透過娛樂現象發掘本質,真正重要的是“毒牙”背後的工程師以及它的精神內核——積極實踐,開拓創新。
不僅僅是“愛玩而已”
在首期節目中,“毒牙”機器人與英國戰隊“赤焰暴龍”展開了一場惡戰。“毒牙”的無人機在遇襲墜落的劣勢下,奇蹟般地重新起飛,噴出的火焰助燃了赤焰暴龍的可燃氣體,並搭配連環暴擊,在驚險刺激的格鬥中最終成功擊敗了對手,勇奪中國戰隊首勝。
  而這一切勝利畫面的起點,還要回溯到2017年的9月。
  那個夏天,海洋學院機械專業的朱志勁偶然間看到了網絡平台發佈的“機器人招募令”。從小就熱愛動手操作模型,並活躍於福州大學機器人協會與航模協會的他,當即聯絡了志同道合的隊友——海洋學院的何文傑以及機械學院的楊凱明一同組隊參賽。
  三人自幼就熱愛動手操作,雖然他們戲稱為“就是愛玩而已”,但他們卻早已在各級模型競賽中取得過優異成績。何文傑在高二時就取得了全國青少年航海模型錦標賽“夢想號”銀牌;在福建省全民健身運動會航空模型競賽中,朱志勁和楊凱明也都在各自的項目中取得了第二名的好成績。
  就這樣,一支高水平高凝聚力的戰隊火速集結。接下來他們只有一個目標——打造一款攻擊性能強勁的格鬥機器人。
粉碎和烈焰是對對手的最高致敬
“毒 牙”的 英 文 名 叫 做 ToxicFangs,它誕生於福州大學機電中心
三千創客中心。之所以命名為“毒牙”,是團隊成員希望它能像鋒利有血性的毒牙一樣,成為一款攻擊性能強勁,武器招數剛猛的格鬥機器人。自遞交參賽申請以後,三名同學在學校的支持以及專業老師和同學們的幫助下,日夜兼程地開啓了他們的機器人制造之旅。“熬夜通宵都是家常便飯,經常累到直接睡在實驗室的地板上。”“機器人重量有一百多公斤,我們三個人一天來來往往要搬運好幾趟。常常只是為了修補一個小零件,就要翻動整個機器人。”“為了全身心投入比賽,許多課程都只能請假,一有空都來不及休息得去補課……”
  儘管過程艱辛,但這仍是隊員們把愛好升級為技能的修煉過程。從設計修改一張張圖紙開始,再到採購,加工,調試,維修,毒牙戰隊在克服了重重困難之後,終於在短短一個月的時間內,打造出了以粉碎一切為信條的機器人——毒牙。
  該款機器人以出色的攻擊力著稱,豎轉和噴火是它的強勁武器,似怪獸的嘴和象徵毒性的綠色外殼則處處彰顯霸氣。而團隊成員更是充分結合在福州大學機器人協會與航模協會歷練的雙重優勢,打造了獨特的雙子機造型——讓無人機和機器人主機完美配合,實現陸空全線制霸,無論在造型還是攻擊性能上都豔壓全場。而在三位隊員看來,目前毒牙的格鬥威力已超出了預期,“如果滿分是10分,我們一定會為毒牙評12分!”(作者:學生記者 陳思涵 範翠鶯 康淑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