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正在瀏覽: 首頁 » 校園觀察

校園觀察:

支付寶等移動支付屢禁不絕——食堂結算難題出路何在?

發佈日期: 2017-06-14    作者: 學生記者 韋文語    閲讀:

 編者按:在如今的大學食堂內,繁瑣的現金付款方式已漸漸淡出人們的視野,取而代之的是校園一卡通支付和手機支付。支付寶尤為突出,它依靠其攜帶方便、不必找零的優勢得到了許多同學的青睞,改變了很多人的支付方式。然而今年三月份,我校京元食堂貼出了禁用支付寶的通知,並將它付諸實踐。隨後其他主要食堂也紛紛採取行動,禁用移動支付,無奈效果卻有限。下面請看本報學生記者展開的調查。
支付寶還是一卡通?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
面對學校食堂禁用移動支付的這一舉措,大二的劉藝林同學十分苦惱:“支付寶停用了,但是我自己的校園卡卻經常丟。對於我這樣常常丟卡,或者忘記帶卡、暫時正在補卡的人而言,在食堂就餐麻煩多了。”不少同學也開始出現在食堂結賬時一卡通餘額不足,而又沒有其他的付款方式,只能請陌生同學先代付的尷尬狀況。
  而一卡通圈存機時不時出現故障的弊病,則讓大二的陳雨苑同學十分不滿:“那天圈存機壞了,所有人都不得不去另一台機器刷卡,隊伍一下子變得很長,使
得結賬效率嚴重下降,我只能打消到食堂用餐的念頭,走到更遠的餐館吃飯,如此一來還浪費了我的時間。”“食堂還是多貼近現在的整體趨勢為好,畢竟現在手機支付十分普遍,希望不要禁用支付寶。”針對禁用後出現的這些五花八門的問題,大三學生韓沁敏總結道。在絕大部分的受訪學生看來,食堂實行一卡通和手機支付結合的付款方式仍是最好的選擇。
  甚至在京元食堂負責結賬的王先生也覺得支付寶的使用帶來了很多的便利,效率高,速度快。
為何禁用支付寶?
面對同學們的各種牢騷和抱怨,福州大學飲食管理中心工作人員黃世安老師進行了解釋:“高校餐飲是為本校的師生服務的,如果使用支付寶會導致社會上的各類人員都能隨意進入餐廳吃飯,這樣不僅不安全,也會給我們的管理造成困難;同時,統一和通暢的結算方式是學校飲食管理中最有效的管理手段。如果食堂使用了支付寶,財務管理上就得不到有效監管。現階段只有校園一卡通結算是學校對食堂經營進行財務監管的有效保障。比如,我校老校區至誠學院也是不允許使用支付寶的。”
  這樣的解釋得到了一些同學的認可和支持。經管學院的馬小然説:“我喜歡一卡通,它在食堂僅需 ‘一刷而過’,既方
便又快捷,有時使用支付寶卻還要站在窗口掃碼、輸入密碼,效率並不高。”對於習慣一卡通支付的同學來説,支付寶僅僅只是輔助性手段。
  更重要的是,在用餐高峯期,無暇兼顧的店員可能不會一一確認手機支付的同學是否已成功準確轉賬,這樣一來,也有可能對商家造成經濟上的損失。“有的同學不太誠實,直接逃付了,也很難抓到,我們又不能馬上離開,後面還有很多人要結賬。”某食堂負責收銀的工作人員李蓮(化名)向記者説道。“外面的人也會來學校食堂用餐,用不了支付寶也就不會跟學生擠食堂。”大學校園並非封閉的空間,禁用支付寶一定程度上能減少外來人員對食堂空間的擠佔。
禁止使用支付寶,不僅僅在學生中引起不滿,京元食堂的經理塗先生也十分苦惱:“我們這幾天的營業額下降得特別厲害,一天就有好幾千。而且經過我們的觀察,學校裏面其他食堂還是在用支付寶的,這對我們來説虧損太大,太不公平了。”不久之後,支付寶二維碼重新出現於京元食堂。“但是現在沒有明顯的二維碼圖案,食堂各個窗口把它打印在了一張小小的薄紙上。”物信學院的林雪婷在一次就餐中得知,“平時店家都把支付寶二維碼
掛在窗口上,有人來檢查就趕緊收起來,等檢查過去了再使用。”
  三區某食堂一家粥鋪的店長告訴記者,“學校也不是沒監管,上次我們這裏就有一家店被發現使用支付寶,交了兩千塊的罰款。但是學生們習慣於手機支付,我們沒辦法,還是要偷偷用。”
  學校飲食管理中心雖然已做出了一定努力,但畢竟承擔的壓力過大,管理各食堂乏力,以致於店家們心存僥倖,出現了許多“漏網之魚”。
屢禁不止?店家玩起“*”
  積極應對,未來才沒有“吃不了”的苦
政策施行之後不到一個月,我校京元食堂就已經把門口原先張貼着的“禁用支付寶”紅色通知單揭了下來,與此同時,食堂內各結賬窗口重新出現了支付寶結賬的二維碼。據不少同學反映,在紫荊園食堂、玫瑰園食堂、京元食堂這最受同學們歡迎的三大食堂中,只有紫荊園食堂的絕大部分店鋪至今仍在堅持只使用一卡通付款,而玫瑰園食堂、京元食堂則幾乎都全面回到了支付寶和一卡通
雙向付款的方式。黃世安老師説:“由於紫荊園食堂受我們飲食管理中心的最直接監管,所以很少會發生使用支付寶支付的現象。”而玫瑰園食堂和京元食堂的現狀則不一樣。來自人文學院的汪晴(化名)半開玩笑地講述自己的經歷,“這兩個食堂之前有一段時間在表面上不允許用手機結賬,背地裏店家卻會偷偷拿出支付寶二維碼允許我掃碼支付,後來也就完全 ‘放開’ 了。”
對於“支付寶”與“一卡通”的糾紛問題,法學院的蔡德清同學給出了自己的解決方案:學校可以開通支付寶賬户,分配給每一個窗口一個獨立的二維碼,再收取同樣比例的收入,這樣可以緩解支付寶和學校一卡通之間的矛盾。全部禁止支付寶是不合理的,至少要開放一到兩個窗口或者某個食堂使用,或者可以設置支付寶兑換餐券服務點,而不是僅僅只有現金兑換餐券服務點。
  福州大學社區委員會權益部部長
馬楠則表示:“我們希望能找到一種既利於學校管理又方便學生的方案,目前的方向是一款類似於支付寶的掃碼軟件,努力做到適應多方面的要求,做好與飲食管理中心以及一卡通管理中心的溝通工作。”她提到,“另外也需要全校學生的共同努力,提供寶貴的意見,方便大家。”
  一卡通中心負責人王老師也從技術方面提出了自己的計劃,他希望一卡通能夠和支付寶在技術上有更多的對接與溝通,從而更好地服務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