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正在瀏覽: 首頁 » 媒體福大

媒體福大:

科技日報(2020-06-24):誰是疾病“性別偏見”的幕後推手

發佈日期: 2020-06-24    作者: 本報記者 謝開飛 通訊員 張 橋    閲讀:

臨牀數據顯示,新冠病毒似乎更加“偏愛”男性。此前也有研究表明,有些疾病男性患者多,有些疾病卻專愛找女性,那麼——

據《科學》網站近日報道,來自世界各地的綜合臨牀數據顯示,男性患者在新冠病毒面前表現得更脆弱。科學家們給出的一種可能解釋是,雄性激素能助長病毒入侵細胞的能力。

為什麼有些病男性患者多,有些病專愛找女性,有些病還會因性別不同表現出不同的症狀?幾十年來,科學家們一直在試圖為某些疾病的“性別偏見”尋找答案。研究認為,疾病的“性別偏見”可能與激素、環境暴露、生活方式、遺傳等因素相關。然而,有關專家表示,這些因素只能説是其中的部分原因,目前對“性別偏見”的研究仍處於某個層面的累積階段。

觀點一:激素“作怪”導致症狀不同

當前,科學家們綜合世界各地數據發現,男性新冠肺炎患者比女性患者更容易發展出重症,甚至死亡。而差異的背後,大部分證據指向男性女性存在的激素差異。

雄性激素如何與新冠病毒產生聯繫的?德國萊布尼茲靈長類動物研究所的馬庫斯·霍夫曼團隊發表在《細胞》上的一篇論文,揭示了一種幫助新冠病毒“入侵”靶細胞的關鍵“幫兇”——“TMPRSS2”。而早前研究表明,過半數前列腺癌病例出現了“TMPRSS2”突變,這種蛋白酶的產生,與雄性激素有一定相關。

脂溢性脱髮又稱為雄性激素性脱髮,與頭皮中睾酮的代謝產物——二氫睾酮旺盛相關。今年4月初,西班牙的兩家醫院公佈了一項發現:41名入院的男性新冠患者中脂溢性脱髮的比例高出尋常水平,達到了71%。不久前,馬德里三家醫院發表的另一項研究發現,122名男性新冠患者中有79%呈現脂溢性脱髮。

心臟疾病是威脅人類生命健康的“頭號殺手”。“男性心臟病的表徵通常包括胸口擠壓式的疼痛、向左臂的放射性疼痛和嚴重的消化不良。女性的症狀則大不相同。”福州大學生物科學與工程學院院長汪少芸教授舉例説,《美國外科學院學報》稱,女性的常見症狀包括氣短、虛弱、非常態的疲倦、出冷汗和頭暈。

心臟疾病中存在的男女差異,也可能與體內性激素水平的高低有關。汪少芸告訴科技日報記者,男性體內的雄性激素會導致血管擴張,而女性體內的雌性激素則會使血管收縮。因此,女性的心臟更易被動脈粥樣硬化斑塊所堵塞,導致缺血性心血管病。其次在女性的血管中,出現的粥樣硬化斑塊一般質地較軟,易造成脱落或破裂,引起心肌梗死。

“在50歲之前,女性冠心病患病率之所以低於男性,主要是因為雌性激素可起保護作用。女性在絕經後,這種保護作用明顯減弱,冠心病的患病率明顯升高。”汪少芸説,老年女性適量補充雌性激素,可有益於防治冠心病。

此外,激素差異還會對結直腸癌、系統性紅斑狼瘡、腦卒中等疾病產生影響。福建醫科大學流行病與衞生統計學系副主任何保昌副教授舉例説,如雌二醇對內皮細胞具有非常強的促血管擴張和血流的功能,具有神經保護作用,而睾丸激素具有相反的作用,可促使腦卒中發生;受到雌性激素和催乳激素的影響,系統性紅斑狼瘡在女性中發病率高,常在懷孕期間惡化,並在絕經後緩解。

觀點二:基因決定患病與否

“疾病產生性別偏見,可以視為生物個體在進化過程中事件累積的‘表象’受生物和社會等多種因素的影響,一些因素在當中發揮了作用,但這隻能解釋其中的一部分。”福建醫科大學附屬協和醫院腫瘤內科鄭建偉博士説。

根據美國阿爾茨海默症協會早前的數據,65歲以上的女性中有六分之一的人具有較高風險患上阿爾茨海默症,而在相同年齡的男性中只有十分之一易患病,美國三分之二的阿爾茨海默症病例發生在女性身上。

而在早前,阿爾茨海默症的性別差異就指向了基因原因。阿爾茨海默症的一大生物危險因素來自於一個叫“ApoE4”的基因。男性和女性都擁有“ApoE4”基因,但研究發現,攜帶一組“ApoE4”基因副本的女性患上阿爾茨海默症的風險增加4倍,而同樣攜帶一組“ApoE4”副本的男性並不會增加患病的風險。

不僅如此,基因“偏見”還影響着Ⅱ型糖尿病、伴性遺傳疾病、紅斑狼瘡等疾病。

據瞭解,脂肪組織當中的“KLF14”基因表達能增加對胰島素的抵抗,進而提高罹患Ⅱ型糖尿病的概率,但這種情況只出現在女性身上;美國研究人員發表的一項最新研究表明,男性體內與免疫相關的蛋白質——補體蛋白4的含量,相較於女性更高。該蛋白可以預防紅斑狼瘡和乾燥綜合徵,但擁有這一蛋白的人更易患精神分裂症。

還有一些伴性遺傳疾病存在“傳男不傳女、傳女不傳男”的現象。研究表明,鴨蹼病等致病基因位於Y染色體上,X染色體上沒有與之相對應的基因,所以,這些基因只能隨Y染色體傳遞,由父傳子、子傳孫,也稱為“全男性遺傳”。

鄭建偉表示,雖然對於基因與疾病“性別偏見”的關係,這些年科學家們有了一些研究發現,但對大多數疾病來説,這種關聯還在繼續尋找答案中。

觀點三:與社會行為差異有關

然而,不是所有疾病的“性別偏見”都與激素、基因差異有關,肺癌、喉癌中存在的男女差異,則可能與社會行為差異有關。

先前研究發現,男性肺癌發病率是女性的6倍。世界癌症報告的數據顯示,全球喉癌患者男性和女性的比例是7.8∶1。何保昌指出,這些差異,可能與飲酒、吸煙行為的性別差異有關。

“油煙暴露在中國家庭非常普遍,肺癌患者有油煙接觸史的比例女性高於男性,這可能是中國非吸煙女性患肺癌的重要原因之一。國外對生活燃料、烹飪油煙與肺癌危險關係的病例對照研究也顯示與女性有相關性,但與男性關聯不明顯。”何保昌説。

何保昌指出,激素、環境與遺傳等因素也可能共同影響着疾病的發生發展,性別與疾病易感性之間的機制可謂錯綜複雜,想要完全弄清背後原因,需要科學家們從不同方面繼續展開深入研究。

相關鏈接

“偏見”影響藥物研發和疾病診療

目前,疾病的“性別偏見”將增加治療難度,使疾病標籤化,引發心理問題等。

“大多數醫療研究都是基於雄性動物或男性的實驗數據,這可能會導致效果不佳甚至給女性病人帶來危險。”汪少芸舉例説,女性對藥物的不良反應機率比男性高50%—70%。無視性別差異進行醫療,成本和效果都會大打折扣。

同時,某些疾病被貼上了“男人”或“女人”的標籤,在精神方面,患者迫於輿論壓力,不敢就醫,害怕就醫。如男性乳腺癌由於傳統觀念,不受重視,易導致漏診。

鄭建偉認為,為避免“性別偏見”造成的偏倚,醫學研究的各個過程應儘可能考慮到性別對試驗產生的影響,並積極加以平衡和分析。而以生物學為基礎的醫療保健領域,也必須重視性別的差異,不可因其罕見而忽視對它的預防。

汪少芸建議,可根據不同性別羣體的症狀差異,採用不同的藥物和藥量。此外,相關研究機構、期刊和政府部門,應明確規定雌性動物和女性在基礎研究和臨牀試驗中佔有一定的比例,將雌性生物學整合到臨牀檢測方案中。

美國斯坦福大學醫學中心婦產科教授瑪西婭·斯特凡尼克認為,未來的醫療需要將個體基因、環境和生活方式的多樣性納入考量範圍,包括性別基因X和Y染色體,關注性別差異。


科技日報:

//digitalpaper.stdaily.com/http_www.kjrb.com/kjrb/html/2020-06/24/content_447504.htm?div=-1